小时候,我曾经担心随着时间的发展有价值不会被淘汰的书会越来越多,最终多到我们整个地球都装不下,那怎么办呢?当然这个担心有点杞人忧天了。

       小时候开始我就喜欢读书,不过那时能得到的书很少。初中我读的课外书除了一些杂志外就是在盗版书地摊上淘到的名著之类,那时我疯狂的喜欢读名著真的有点不可思议。当时我最喜欢的杂志有《中学生数理化》《中学生阅读》《中学时代》等。我现在仍然觉着那时的这三本杂志特别是前两本很棒。在《中学生数理化》上我曾读过华罗庚的一篇关于大数开三次方的速算方法,很简单,开五次方七次方可以仿照这个自己总结;记不得在哪本书上读过介绍狭义相对论的一篇文章,就是关于尺缩,动钟慢,光速不变之类的东东,当时的自己很兴奋觉得自己搞明白了相对论,现在想想太可笑了,狭义相对论中重要的协变性远远不是一个初中的小屁孩能理解的。还有很多文章是我无法忘记的,例如诗人梅绍静写小时候在茅盾故居附近读书的情景,就因为这个来北京后我还专门去茅盾故居参观了一下。

       后来我曾经在网上搜当年喜欢的那些杂志那些文章,可搜不到。为什么没有人把那些旧书旧杂志放到网上呢,其实我愿意为这个付费的。我希望有人可以做这个。其实愿意付费的肯定不止我一个,当然不会太多,中国的国情使然。

       我喜欢逛书店,每到一个新地方,我都会去当地的书店或琴行之类的地方溜达一下。在中关村图书大厦看着那一排排的书我曾经想这些书终究会有消失的一天,为什么我们不能把它们做成更容易  被检索   被阅读    被流传的形式——电子书——呢?这更能体现它们存在的意义啊!

       在感情上我对纸质书很留恋,喜欢书的味道,喜欢在图书馆OR书店一排排图书前翻阅的感觉。但纸质书的被取代似乎是必然趋势,为此我们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不能用手划过书页闻不到书香,当然这很遗憾但也值得。作家不必再依赖出版社而遭受层层剥削,因此书价会下降,作家收入也会提高。更多这方面的讨论参见这篇文章

        今年二月份,美国最大的书店之一 borders 宣布进入破产程序。也许很快更多的书店会倒下。

         在电子时代到来的今天文章开头我小时候的那个担忧就更显得多余了。

history_of_ebooks

电子书发展史,图片来自http://www.ifanr.com/36589

Advertisements

About 窦赞

理论物理学工作者
此条目发表在随想, 杂谈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