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年的一篇日志

  太酣畅淋漓了. 我和宿舍的这一同样学物理的哥们太有共同语言了,我们在一起从阿基米德到今年的诺贝尔奖无所不谈,当然谈论最多的还是20世纪的物理学,前30年那个辉煌时代以及后来的费曼,温伯格,杨振宁,汤川秀树... ...    

  昨晚我们谈论量子力学唬得那个学经济的小哥一楞一楞的,嘴里不住的:不会吧,不会吧!!  我们故意又谈了一些处于死和活叠加状态的薛定锷猫,犯人可以从监狱穿墙而过,没人观看时月亮会波到整个天空(有点像唯心主义,其实却是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虽然这些现象在宏观世界发生的概率小到从宇宙产生到现在都很难发生一次,但在微观却是非常常见的现象.

  最讨厌那些工科的技术家们了.N代搞理论的同志们累死累活搞成一套理论体系,工科的直接拿过去弄个专利之类的用来赚钱,学理的什么也得不到,太不公平了. 量子力学就是一个非常突出的例子,现在从手机,电脑,到高科技到处都离不开它,却从来没听说过狄拉克 ,薛定锷等人获得过什么好处,反而搞技术的大 把大把的捞钱.

  

  量子实在是一门怪异的学问.无论你把预备知识准备的多充分,多完美,在你开始学它时,你还是学不会,无论你下多大的工夫.  这让人非常的受打击,但是别放弃,坚持下去,直到过了一个点你会豁然开朗,太美妙了!!!

      和这哥们交流实在是一大快事,以前有人和我谈论物理,我一般不接这个碴,因为很多人对物理的理解实在是怪异,我也懒得解释.  我一哥们迷上了外星人飞碟之类的,他以为这就是物理,真好笑. 我没说你,照哥.

      还有一大让人遗憾的事,就是记者等搞文字工作的人科学素养太差,也许这也是普通人科学素养差的一个重要原因. 很多非常牛叉的科学家来中国,记者们去采访往往提不出什么有价值的问题.   

  据说,著名的霍金同志一次碰到一怪异的采访(不是在中国),内容大致如下:

 

 记者:我说老霍同志哎,我咋就整不明白的伲,你全身只有两个手指能动,你怎么会有孩子地伲?

 只见可怜的小霍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在面前的键盘上愤怒的敲了一通,然后传出金属般的声音: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Advertisements

About 窦赞

理论物理学工作者
此条目发表在理论物理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