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被看一眼惹的祸——随便想到的杂乱无章的废话 外加一篇此间的影评

小时候,伙伴有个好东东,不让我玩。我就会说,我不碰,就让我看一眼吧。意思就是看一眼是看不坏的。   其实并不是什么东东都是我们看不坏的。一友说刚学量子时,老师举了一例子——大家都不看的话,月亮是布满整个天空的,而一观测立马坍缩到某一概率最大的位置。     还有薛定谔先生的猫,如果我们看一眼的话说不定这只世界上最著名的猫就被看死了。可怜的小东西啊!

突然想到我们的意识也许就是某叠加态,而顿悟就是突然被“看一眼”而坍缩成某确定的状态。据说有人认为生命的起源,生物的进化等等生命和意识的秘密都与量子力学的规律有关。 我还没读过薛定谔的神作《生命是什么》,有机会一定要读一下。  也许我们生命的产生就是被看一眼惹的祸,谁看的呢,难道是传说中最神秘的波尔兹曼大脑吗?

 

下面转一篇 木遥童鞋的最近的一篇文章

彼间的少年

一、

周四下午,我站在理科一号楼的五楼一间教室里,准备开始我的报告。主持报告的 Y 教授介绍我时说:「他应该比我更熟悉这里,他在这里度过了四年时间。」我笑着打断他说:「七年,七年。」

我硕士时的导师出乎我意料地坐在台下第一排。在我的报告开始的时候,我发现他打开了本子认真做着笔记。那一瞬间,百感交集。

走进理科楼的时候我一阵恍惚,发现自己已经记不太清这座楼的复杂结构。走过二楼的机房时,想起本科时全宿舍六个人只有一台公用电脑,周末的时候常常躲到机房来上网。那时候才刚刚开始有 QQ 和新浪,上网的时间都用来干什么了呢?我不记得了。

报告之前独自坐在系里临时分配给我的办公室里,面对着宽大的办公桌,不知道该做什么好。我在豆瓣上说了一句:第一次坐在北大数学系的办公室里办公桌的「这一侧」。朋友们纷纷问我:要在北大任教了?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真的想在北大任教么?我不知道。

报告结束之后 Y 教授和我一起去吃晚饭。本来是想下馆子的,但是走过面食部的时候,我看了看里面没多少人,就问 Y 教授:「我想吃面,你呢?」Y 教授说:「诶?我也挺想吃的。」

然后我们两人就在面食部吃了晚饭。我吃的是大碗刀削面,五块钱。

二、

晚饭后赶到讲堂多功能厅,《此间的少年》当晚点映。

坐在座位上的时候是有一点疏离感的。这部戏从导演到演员都是我的学弟学妹,而且相差了一个大学周期以上。全场的观众里,和我一样大的似乎已经不多了。

片前的主创见面会上,作者说了些温和的话,制片说了些谨慎的话,主演们说了些热情的话,导演说了些语无伦次的话。我坐在台下,心想,他们的北大和我的北大,在什么意义上是同一个北大呢?

看完了全片之后,我仍然在想这个问题。

这并不是说片子拍得不好,只是北大是一个过于个人化的概念。37楼、万柳、静园、理科楼、马刷,这是我的北大,而不是郭靖和黄蓉的,或者杨康和穆念慈的,或者乔峰和康敏的。

但是他们的北大也很好看。我在看杨康和穆念慈的那个段落的时候甚至被某些镜头深深打动了,虽然它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一个有可能发生在燕园的身边的故事。

这是一部好电影么?这个问题没法抽象回答。它和真实的北大生活的关系,犹如穿越小说之于历史,犹如情歌之于婚姻,或者用胡子老师比喻来说,犹如明信片之于真实的自然风景。但是另一方面,人们仍然可以热爱明信片,热爱穿越小说,热爱情歌,即使明知其间差距为何。

如果好电影的标准能够完全建立在主观的观影感受之上,那它当然是一部好电影。

三、

后期制作负十分。
配角们的表演十分。
除了杨康之外各主角的表演十分。
杨康的表演十分。
导演十分。
剧本改编二十分。
片尾曲二十分。
电影的诚意五十分。

我给《此间的少年》打一百二十分。

 

Advertisements

About 窦赞

理论物理学工作者
此条目发表在随想, 杂谈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