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读书

再年轻些的日子,其实我是读了一些书的,但也浪费了不少时间。还记得初中时的自己每得到一本好书时的欣喜若狂。不过现在的我貌似这种感觉越来越少,读书也越来越少。这是一个很不好的现象。  现在,我每天的阅读量仍然不少,但多是一些快餐式的垃圾信息。互联网带来了便利,但也带来了很多的垃圾信息侵占了我大量宝贵的时间。

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人们的阅读一直在变化。历史上的读书人只读经典像孔孟,李白杜甫之类,因为非经典的东西很难流传开来;后来报纸杂志的出现人们开始了快餐式阅读;再后来,互联网的出现,可读的“快餐”越来越多;微博的出现,让人们越来越浮躁,养成了只读一句话的习惯。

阅读习惯的改变浪费了我们的时间,当意识到时,我已经浪费了很多年,并且是人生中最好的时光。

“这不仅仅是虚度年华的悔恨而已,这也是对自己可能永远也无法恢复读书的能力的惶恐。我还有太多书没有读过,而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可能翻开它们中的任何一页。

我没有读过卡夫卡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本雅明和韦伯,我没有读过维特根斯坦,我没有读过阿伦特也没有读过桑塔格。我确实常常谈论他们,这太容易了,只要交谈对象也没有认真读过他们就可以。

我没有读过任何一个人的诗集,无论是艾略特还是黄景仁。我不能熟练掌握任何一门外语,更无从体会它们所蕴涵的美。

我没有读过Evans的PDE,而这本来是我自己的专业里第一本应该认真读的书。我没有认真读过任何一本关于optimization或者numerical analysis的经典教材。

我没有读过Knuth和Chomsky,我没有读过《费曼物理学讲义》,也没有读过《古今数学思想》,我对数学在社会科学和经济学中的应用一无所知。

这个清单可以无休止地延伸下去。与此同时,我的确知道上面提到的所有这些名字──以及其余更多的名字们。要不是有搜索引擎的存在,这一荒谬的事实本来可以带来更多的虚荣心的满足。但是无论多少虚荣心也不能挽回我的时间。那些本来曾经应当用于读书的时间,和那些本来将要用于读书的时间,它们都永远消失了。”(引号部分来自 木遥)

 

Advertisements

About 窦赞

理论物理学工作者
此条目发表在随想, 杂谈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