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不会有个神马东东在前面微笑着等着它呢?

     科学和宗教的关系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它们有时候要解决的是同一个问题。很多物理学家如牛顿,爱因斯坦后来都转向了神学。有个宗教人士说:当科学家历尽艰辛的到达一个从未有过的高度时,总会发现宗教早已微笑着站在那里了。

      有人说过宗教和科学就像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科学管物质,宗教管心灵。科学是严肃的,客观的,而宗教则是随意的,主观的。杨振宁就曾经说过:科学解决了很多问题,但还有很多问题解决不了,科学不能解决的问题,你去请教哲学吧;哲学也不能解决,你就去请教宗教吧。我觉得,他这么说,并不表示他真的就迷信。也许用宗教来解决那些不能回答的问题是最简单的方法。

     真的“是当科学家历尽艰辛的到达一个从未有过的高度时,总会发现宗教早已微笑着站在那里了”吗?当然有这种情况,这只不过是纯属巧合而已。不过我认为很多时候它们是南辕北辙的,甚至有些时候是宗教早已拿着火把站在那里了(布鲁诺)。    宗教那些玩意要多少,我能给你编出来多少,忽悠人而已。像基督教2000年千年审判预言之类的玩意破灭的还少吗?

      一句话,我不信宗教那玩意。

     很多做物理的都被外行的一些看似简单的问题困扰过(当然,很大一部分这种问题无意义可以无视)。越是牛X的科学家,就越是长期困惑于一些基本的问题。基本的问题往往牵涉到我们宇宙的本质。解决这些问题用的最前沿的科学,往往就是模型,就是假说,现实生活中并不实实在在的存在。因此也比较艰深。比如几十年前,时间是无始无终的,宇宙是无边无际的。到了今天,我们知道,宇宙至少有了个起源——奇点。也就是说,学得最艰深的人,往往可能跟最简单的,可能是真理也可能是谬误的东西联系在一起。

     引力最初附着在苹果上砸向了牛顿;后来变了一种形式砸向了爱因斯坦;最近貌似以另一种形式砸向了Verlinde。 今年初,Verlinde发了一篇比较震撼的文章《On the Origin of Gravity
and the Laws of Newton》。指出引力不是基本力,而是熵力的一种表现形式,也就是说它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羊而已。他用统计物理和全息原理推出了牛顿公式和爱因斯坦理论。 当然,不可避免的争议不少。一些中国人比较喜欢他的理论。祝他好运!   前段时间的新闻——Verlinde获得了欧洲某学术机构200万欧元的资助,比诺贝尔都多。

      看来,引力也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不知道这个理论发展成熟之后会不会纯属巧合的有个神马东东在前面微笑着等着它呢?

Advertisements

About 窦赞

理论物理学工作者
此条目发表在理论物理, 随想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