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枪毙说真相的人(作者:阿桑奇)

1958年,《阿德莱德日报》的所有者和编辑、年轻的鲁伯特 默多克(Rupert Murdoch)写道:“在秘密和真相的赛跑中,真相总是会不可阻挡地获得胜利。”

他的这番言论或许正是继承了他的父亲基思 默多克(Keith Murdoch)的意志。基思默多克曾揭露了澳大利亚加里波第战役的残酷真相:由于英国统帅的无能,无数的澳大利亚军人在加里波第战役中作出了不必要的牺牲。英国试图将基思默多克禁言,但默多克并未就此沉默。最终,基思 默多克的努力促成了损失惨重的加里波第战役的终结。

在将近一个世纪之后,维基解密也在无所畏惧地公布那些应该得到公开的事实。

我成长于昆士兰州的一个乡下小镇,那里的人们从来都是直言不讳。他们不信任“大政府”,因为他们认为如果监管不得当,大政府很容易出现腐败。在菲茨杰拉尔德调查(Fitzgerald inquiry,译者注,澳大利亚80年代的一起警方腐败案)之前,昆士兰州腐败盛行的黑暗时期正是政治控制媒体压制真相的恶果。

我将这些历史谨记于心。维基解密正是建立在这些核心价值观之上的。还在澳大利亚的时候,我产生了利用互联网技术报道真相的想法。

维基解密创立了一种全新的新闻理念:科学的新闻理念。我们与其他媒体的合作既能向大众传播新闻,同时也帮助证实了新闻的真实性。科学的新闻理念允许读者阅读一篇新闻,然后点击鼠标,在网上找到产生新闻的原始文件。这样,读者就能够自行判断:这篇新闻是否真实?记者的报道是否准确?

民主社会需要强势的媒体,而维基百科正是这种媒体的一部分。媒体可以使政府更加诚实。维基解密已经公布了一些有关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残酷的真相,以及有关企业腐败的新闻。

有些人说我是反战主义者:但从记录上来看,我不是。有时候,国家之间需要进行战争,战争是事实存在的。但一个政府能犯下的最大的错误,莫过于向民众隐瞒战争的真相,并要求这些民众为谎言付出生命或税收的代价。如果政府真的拥有发动战争的合理理由,那么它应该公布真相,让人民决定是否支持战争。

如果你读过任何维基解密公布的阿富汗战争或伊拉克战争记录,或任何一条美国外交电报,或任何一个维基解密报道的新闻,你应该能够理解媒体能够自由报道这些事件有多么重要。

维基解密并不是唯一一个报道美国外交电报的媒体。其他媒体机构,包括英国《卫报》、《纽约时报》、西班牙《国家报》和德国《明镜周刊》都公布了相同的编辑过的电报。

然而,维基解密是其他这些媒体的统筹机构,也是遭到最多美国政府及其他国家攻击和批评的机构。尽管我是一名澳大利亚人而不是美国人,却被美国指责犯下叛国罪。美国国内要求特务“干掉我”的呼声不断。萨拉·佩林(Sarah Palin)说我应该“像萨达姆那样被围捕”,共和党向美国参议院提出议案,试图将我列入“跨国威胁”名单,并依照跨国威胁分子予以处分。加拿大总理办公室的顾问在国家电视台呼吁刺杀我。一名美国博客作者甚至呼吁,到澳大利亚绑架并伤害我20岁的儿子,目的仅仅是为了抓到我。

澳大利亚人民应该看得到,茱莉雅·吉拉德(Julia Gillard)总理和她所掌管的政府正在无耻地迎合这些言论。在是否取消我的澳大利亚护照,或监控、羞辱维基解密支持者方面,澳大利亚政府的权利似乎已经完全被美国所支配。澳大利亚首席检察官正在竭尽所能地帮助美国人进行一项调查,目的显然是绑架澳大利亚公民并将其送往美国。

吉拉德总理和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没有对其他媒体机构进行半个字的批评。这是因为,《卫报》、《纽约时报》和《明镜周刊》资格老且势力较强,而维基解密既年轻又弱小。

我们现在是被压迫者。吉拉德政府试图枪毙说出真相的人,因为它不希望它的外交和政治交易等真相被人揭露。

在我和其他维基解密员工遭遇无数公共暴力威胁的时候,澳大利亚政府的回应在哪里?澳大利亚人或许会以为,总理应该保护她的公民免受这些伤害,但政府给出的只有尚未证实的非法指控。澳大利亚总理和首席检察官本应独立于事件本身,以有尊严的方式履行他们的职责。但他们不会,他们只想挽回自己的面子。

每一次维基解密公布美国机构滥用职权的真相,澳大利亚政客们都会追随美国国务院的论调:“你会置众多生命于安危!国家安全!你会威胁军队的安全!”然后,他们却又说维基解密公布的内容并不重要。问题是,这两种说法不能同时成立。到底哪种说法才对呢?

两种说法都不对。维基解密已有4年的历史,这段时间里,我们改变了整个政府的运作方式,但正如所有人都知道的一样,没有一个人因此受到伤害。相反,在澳大利亚政府的默许之下,美国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就杀死了数千人。

美国国防部部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在一封写给美国参议院的信中承认,没有任何敏感情报来源或途径因维基解密公布的有关阿富汗战争的文件而中断。美国国防部称,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维基解密的报道导致了任何人在阿富汗受到伤害。北约驻喀布尔人员向CNN表示,没有发现任何一个需要保护的个人。澳大利亚国防部的表态如出一辙。没有任何澳大利亚军队或情报人员因为我们公布的材料而受到伤害。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公布的信息不重要。美国外交电报向我们揭露了众多令人震惊的事实:

美国违法了国际条约,要求其外交官窃取联合国和人权组织官员的个人材料和信息,包括DNA、指纹、虹膜扫描、信用卡号码、网络密码和身份证照片等。澳大利亚驻联合国官员可能也被美国外交官当做窃取目标。

沙特阿拉伯国王阿卜杜拉请求美国攻击伊朗。

约旦和巴林官员希望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停止伊朗的核计划。

英国的伊拉克战争调查计划要求必须保护“美国的利益”。

瑞典是北约的隐藏成员国。

美国正在要求其他国家接收关塔那摩监狱释放出来的囚犯。奥巴马甚至表态,除非斯洛伐尼亚愿意接收一名囚犯,否则不会会见斯洛伐尼亚总统。美国还曾提出给澳大利亚邻国基里巴斯数百万美元,要求其接收关塔那摩关押的囚犯。

在1967年的“五角大楼文件”一案中,美国最高法院曾说过,“只有一个自由和不受限制的媒体环境,才能有效拆穿政府的谎言”。维基解密今天所陷入的漩涡风暴,恰恰再次表明了捍卫媒体报道真相的权利的必要性。

(北京时间12月8日凌晨消息,澳大利亚时间8日凌晨,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 阿桑奇(Julian Assange)在《澳大利亚人报》网站发表文章,详细讲述了自己和维基解密背后的想法,并为维基解密辩解,称维基解密应当得到保护,而不是威胁和攻击)

Advertisements

About 窦赞

理论物理学工作者
此条目发表在杂谈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